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山的博客

My Colourful Life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驳麦田《三重疑》  

2014-05-18 05:53:33|  分类: 原创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注:本文写于2012-01-18 05:32:00,原文链接

    麦田于18日凌晨发表《三重疑——兼答韩仁均韩寒路金波诸君,喔,还有范冰冰》一文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3d349a301011zid.html),周某对麦田疑人窃斧式的推断表示不满,特作此文予以驳斥,仅供参考。


    麦田列出的一重疑认为:《杯中窥人》的出题老师李其纲有事先认识韩父的嫌疑。

    【*】首先,李其纲本人已经做出否定答复,在此不必重复描述。至于新概念大赛为什么在韩寒没有参加复赛的情况下让韩寒“加赛”,上海萌芽杂志社的编辑胡玮莳的在节目(链接:http://video.sina.com.cn/v/b/32254639-1731593792.html)中答复是由于韩寒的初赛作文十分突出,并且电话核实到韩寒方面没有接到复赛通知,基于爱惜人才的考虑(这是各评委讨论后的结果),对韩寒单独进行复赛。胡玮莳也坦诚说明,由于韩寒的文章过于突出,有代笔嫌疑,因此定为重点嫌疑对象,故选择难度很高的作文题目进行考核。文人惜才,对于这种解释我想大多数人都可以理解。而这里的关键是韩寒在作文中用了拉丁文“Corpusdelieti”,认为韩寒没有系统学过拉丁文,为何独独记得这个单词。这里明显带有欲加之罪的味道。人脑不是电脑,人脑的认知和学习有很强的不确定性(不见得你知道的所有知识都是你系统学习过的吧?),举个不太雅观的例子,你现在去问一个小学生打飞机是什么意思,小学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性知识,但独独记得有这么个“非正式词汇”。何况是“身体、肉体”这个可能有潜在使用价值的,可能被高频率使用的词汇呢?哦,还是拉丁文?那更拉风了。

    麦田所说的二重疑还是之前的写作时间和赛车比赛之间的冲突,网友的分析够多了,在此我想说的是:几千字可能是一下子写出来的,也可能是分几次慢慢写出来的(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,仅作为可能性列出而已),但一个人的思考不一定是一次性就出来的。麦田列出的“比如0861日凌晨1点多,关于莎朗斯通的博客,其中引文资料张三的文章527日刚发的;比如69号发布绿坝新闻,611号韩寒文章就出来了”,这几个时间点我看不出到底想说明什么内容。麦田的《人造韩寒:一场关于“公民”的闹剧 》是2012115日发的,但我是在17日的时候才在微博看到的。这个时间差对我现在写的这些文字没有什么意义吧?我只是作评论,第一个时间里发出的内容只是作为我参考的依据而已,“69号发布绿坝新闻,611号韩寒文章就出来了”,我不懂麦田想表达什么东西,如果能把时间反过来,变成“611号发布绿坝新闻,69号韩寒文章就出来了”,我想这样会更吸引眼球。 

   *】麦田所说的第三重疑:“主持人问韩寒小说的名字“三重门”是什么意思,韩寒愣了一下,回答是“我也不知道”,“我忘了”。细观视频可见,韩寒对此问题确实是不知道,而不是不愿意回答。”

    我开始越发肯定麦田的用心险恶,用这段55分钟的实际上没有多大意义的视频来充“论据”。基于严谨的态度,我还是耐心把55分钟的绝大部分内容看完了,并对这段“论据”进行分析:

    首先是访谈态度方面的分析。由于这段“专家对话”是在韩寒出版《三重门》及其退学后引起社会舆论进行的,因此现场部分观众的言论及提问很明显带有说教、批判韩寒的态度。而韩寒当时作为一个18岁正处在叛逆期并且小有成就的阶段,观众这样的态度明显只能引起韩寒的反感,以至于韩寒的答复出现和观众互掐的味道。当然,由于是观众的态度并不是中立的,所以韩寒当时更多是做防守,在不能预见对手会出什么着数的情况下选择躲避问题(这点我认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韩寒当时即使已经形成自己对一些问题的成熟的看法,但他像这次对话一样直接面对媒体和带有偏见的观众,选择这种现在看起来可能不太适合的应对方式也可以理解)【让我无奈的是,麦田竟然把这种视频都拿来做论据(即使是周杰伦,刚出道的时候面对媒体也不免羞涩)】。而专家方面的态度比较客观,主要肯定了韩寒的特长,并没有刻意去批判他的退学。

    麦田的描述是:“主持人问韩寒小说的名字“三重门”是什么意思,韩寒愣了一下,回答是“我也不知道”,“我忘了”。”并做出结论:韩寒对此问题确实是不知道,而不是不愿意回答。

    我细观了视频,【主持人是这样问的(原话):“韩寒,你自己的这本书,三重门这个名字,你取的是有寓意的吗?”韩寒回答“额(仅仅是语气词)。这个名字你们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”。】

    对于视频的原话,我实在不能理解麦田是什么居心,首先,主持人问的是“三重门”作为小说的名字是什么寓意,而不是“三重门”的意思。这和你问《读者》杂志的“读者”是什么寓意,和“读者”是什么意思完全是不同的概念,在这里麦田偷换概念。另外,麦田说描述的“韩寒愣了一下”。在视频中我只是看到韩寒说话之前有个语气词“额”,这个再正常不过的细节被扭曲成“楞了一下”,我想麦田也是出于对自己文章基调倾向的考虑而有意为之吧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一个小细节,就是在提出这个“三重门”是什么的问题之前,社科院的专家说出一个老专家认为“40岁之前说的话都是废话”,而韩寒明显对这种说法不予苟同。并质问“这句话是谁说的”,社科院专家只能以“你姑妄听之”打发。从这里可以观察到,韩寒已经稍有不爽。因此接下来问“三重门是什么”的问题,做出那样的回答,我想放在韩寒当时的那种反叛性格上也是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而韩寒在听专家肯定之前一个观众做出的解读之后,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认为当时自己没有认为三重门是“初中高中大学”这三重门的意思,而当主持人问他自己对“三重门”的想法的时候,韩寒确实答复“我也不知道,我觉得这个名字可以做很多种解释。”当主持人再次追问的时候,韩寒回答“我忘了”。对于这种回答,麦田认为“韩寒对此问题确实是不知道,而不是不愿意回答”,而我细观这段对话后发现,韩寒是不愿意回答,而不是真的不知道。比方你买了一件衣服,但你不想告诉别人它的价格的时候,你可以说“这是很久前买的,忘了多少钱”。这时候你真的忘了吗?未必。反过来说,如果《三重门》真如麦田所说是韩父个人心思,那我想韩寒如果能提前准备即时命题的作文比赛的材料,对于韩父所想的“三重门”的具体含义,不可能不知道吧。如果你是韩父,你在给儿子的作品起这么个名字的时候,韩寒这样的性格可以不问缘由直接接受么?由此推断,韩寒确实是不愿意回答,而不是不知道。麦田你指鹿为马居心何在?并不是每个看了你文章的网友都会去认真看视频,更多是以你的文字作为依据。这样做是否有误导网友的嫌疑呢?

    麦田所说王小峰(王三表)和韩寒的文字结构一样的问题。我认为这也有点勉强。对同一个问题,回答思路即使相同也无法说明什么问题。这一点,我想批改中小学语文作文的老师最有体会吧?对于回答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,分析思路就那么简单。难不成还得来一个“金庸版”和“古龙版”?

    最后,我对麦田在文章末尾提出的观点致以敬意。诚然,媒体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,就像我一直很欣赏方舟子打假一样。虽然他不一定每次都对(或者说每次都有足够意义),但他的精神确确实实是这个社会需要的。至于麦田的目的究竟为何,也不是关键。但我想给麦田的忠告的是:疑人窃斧式的揭发,站不住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